创作出来的作品却难以获得观众认同

2018-08-17 12:18

官老将中西方绘画语言融合起来,在画界获得高度认可。反观当代的“新生代”艺术,标榜东西方结合,以标新立异为美,创作出来的作品却难以获得观众认同。当记者问及对当代艺术的看法时,这位画坛的老前辈却显得极为宽容:“异议是肯定有的,但是我们的文艺要百花齐放,对于年轻人,我主张让他们去闯去,在一定时候自己教育自己,这个很重要。”

一直以来,用水墨表现草原被视为美术上的死角,有评论家说“谁要用水墨画草原谁就是给自己出难题”,但是官老知难而上,以一种“不似之似”的抽象肌理效果完成了这一“不可能的任务”,成为众多画家临摹、取经的对象。在回顾当初的探索历程时,他说:“我画的东西都是自己最熟悉的东西。”同时,他认为他是通过这种方法来表达自己的爱国心:“通过歌颂草原、森林的美来表现祖国的美,我正是用这种方法表达我的爱国心。”

官老作画从不人云亦云,而是有他自己的见解,这是成为优秀画家的必要素质。他认为中国画具有伟大的创造力和艺术表现力,但是必须把它作为表现美好生活的艺术手段。离休之后,官老致力于少数民族艺术人才的培养,面对目前良莠不齐的画坛,他对年轻的艺术家们提出了他的期望:“年轻人,特别是少数民族的年轻人,一定要热爱自己的民族,热爱自己的故土,这样才能做到热爱祖国”。同时,他强调艺术家要有自己的技巧,“艺术家的艺术语言,不是模仿出来的,你要做你自己,应该用你的语言赞美你看到的东西。”

官老在50~60年代以一批油画创作闻名,后来转向中国画为主的艺术探索和实践,在两类画种中都有极高造诣。对国画艺术数十年的探索,他最深的感触之一就是国画在色彩表现方面的潜力非常大。看官老的画,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他这种探索的成效——在中国画的色彩应用较为宽泛和浓重,在油画中运用写意,中西交融,艺术格调既是现代的,又是民族的。这突出地体现在他用国画画的草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