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绩效工资的发放

2018-12-07 12:57

2013年8月20日,在省委办公厅编的《每日舆情》129期上,省委书记罗保铭对其中的一篇舆情文章《请给海南农村优秀师资更多关注》作出批示。他批示道:思源学校办得好,学生家长都说好,校长聘任到期,要早做研究、早决策。办好学校,好校长是关键!近6年时间里,省政府教育总督学石秀慧一直关注着思源学校的发展,她熟悉每一所思源学校,也了解每一位思源校长。2015年1月26日,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呼吁,各地要高度重视,真正用好思源校长这些人才,让这批人在合适的岗位上发挥作用。这是对海南教育一种负责任的态度,我真心希望海南能留住这些人才,给他们提供更广阔的舞台,让他们为海南教育做出更大的贡献。” (记者 张惠宁)

“思源学校的教师,从学生早操忙到学生晚修后睡觉,工作量大,但教师的津贴补助并没有特殊,长年累月这样,能坚持下去吗?”这也是海南教育学会思源学校研究分会担心的问题。另外,还有一些思源学校缺编严重。像屯昌思源初中核定编制88人,实际在岗69人,缺19人。小学核定编制45人,实际在岗32人,缺13人。这无疑更加大了老师的工作量。

“我说,如果认为在校时间长,那你们自己去排班,但有一点,只要我当校长,学生早操、课间操、晚自习必须上,晚修下课了必须有人去管理!”

到白沙后,他去偏远的乡镇南开和细水,才知道白沙有2006年才通电的村庄,有2009年还没有通公路的村庄,知道现在白沙仍然有手机不能使用的村庄。白沙思源首批毕业生有高中考上海中,之后以834分高分考到南京大学的黎族偏僻乡镇的孩子。他深有体会地说,创办思源学校是“海南教育办得最好的一件事”,但思源要继续办好,需要更多有教育情怀的人支持、理解和包容,这样思源校长在海南的奋斗就不会孤独无助。

“思源学校要大量输送校长和中层管理人才,去改变落后的教育观念。”张先虎说,“办好一两所学校,对当地的教育有一定的作用,但不是全面的解决之道。”

现在老师也相信了这所学校是可以办好的,学校良好的运行机制已形成。

但思源校长却认为,只要松懈下来,思源将会“泯然众人矣”!思源已经有1位校长辞别海南,半年、一年半、两年半后,还能有几位校长坚守在思源?能否让思源一直朝气蓬勃,保持活力,持续对海南教育起到引领示范作用,让琼州大地上盛开思源之花?思源的下一个6年和未来将走向何方?

“思源最起码是要保持,但不发展就意味着落后。思源原地踏步肯定会落后。办好思源离不开政府的重视,需要政府继续关心学校发展,在人财物方面给予保障”……这是思源校长的警醒和心声。

“思源校长在海南遇到的最大难题就是观念,社会的观念、政府的观念、家长的观念、老师的观念等等,我们的学校和我们参观的学校的差别也就是观念。”昌江黎族自治县思源实验学校校长孙玄说。

他顶着压力坚持调离了3名拒不承认错误的老师,一人酒后上课,一人无故旷工,一人无故不参加培训。这些被调离的老师也都去告他。他把绩效工资的发放,拉开了档次,也有人去告他。

甚至他还面临更困窘的问题:有40多位老师到琼中教育局,要求调离思源学校。

这促使海南思源校长思考:思源学校是不是仅仅局限于“教育扶贫”“惠民”,能否还有更高的办学目标?“思源建设到省级规范校就到了尽头了,能不能把目标拓展为建设国家示范校?取乎中者得其下,取乎上者得其中。”乐东黎族自治县思源高中校长覃章彪说。

张先虎面对的琼中民族思源学校比较特殊:115名老师,仅有2名特岗教师和8名全国招聘来的骨干教师,其余的则是原来9所农村撤并学校来的教师。

“他们的理由是要去外面吃饭。但我知道更深层的原因,是管理严了,老师比原来忙了累了苦了,有怨气。”第二天下午,他与老师们谈话,静静地听老师们说。老师们说:班主任很辛苦,应给予补助;在校工作时间太长了……

2015年开始了,海南思源进入第6个年头,这一年,部分思源校长的聘任也将到期。

一位校长讲了一个例子,某地思源学校争取到香港言爱基金会出资50万元准备在学校建一座300平方米的开放的图书亭,设有120平方米的藏书面积。香港设计师设计好了效果图,万事俱备,但此事需要当地政府配套50万元资金建设,最后没有成功。没有成功的原因是当地有关负责人认为,开放式图书室不符合海南实际,担心书被学生顺手拿走。

胡广印性情耿直,“说话直,不拐弯,有什么说什么。”对记者的问题,他同样直言相告。他每学期听课不下50节,他当天听课当天评,从不说好话,总是单刀直入说不足。他愿意奖励老师,只要及格率超过60%就奖励老师,并且不设指标,达到就奖。学校的绩效工资发放也拉开档次,干好干坏差别很大。

“如果没有很好的政策,紧绷下去,谁也受不了。如果松懈,回到原来的路子,思源就会变成普通的乡镇学校,不会有任何特殊”;

这一切,与校长胡广印是分不开的。胡广印来海南之前就是全国优秀教师、中学英语特级教师,曾在河南省信阳一中担任多年管教学的副校长,获得很多荣誉。

2009年9月,五指山市撤并了所有的乡镇中学,把学生全部移入刚落成的五指山思源实验学校。3年后,2012年,思源初中毕业生参加中考,43个学生考上了省一级学校,2013年这个数字变成了70人,2014是79人。2014年中考平均分,思源超过了五指山中学56.7分。五指山思源直接拉动当地中考综合评价指数,从2009年全省排名倒数第一到2013年的第7位。

他说,思源如今面临两个问题,一是要解决教师的问题,教师水平需要大的提升;二是特色发展的问题。“常规问题已解决了,思源办学获得社会认可,但现在的‘好’是用相对的标准来衡量的,用绝对的标准来衡量还不够好。”

“思源校长的办学自主权,在省政府办公厅的有关会议纪要里是有体现的。”省政府教育总督学石秀慧说。

2、本网未明确注明来源为中新网海南频道的信息,为本网转载稿,不代表本网立场,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转载刊用务经书面授权获准,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覃章彪认为海南各个思源学校之间还缺少整体的规划和联动,应加强密切联系和合作,资源共享,共渡难关。在教学上遇到的同样问题,可以联合一帮老师专门来研究;学生难管理,也有一个共同的团队去研讨;适合思源学生的教材编定,也都可以团队作战。“让全省思源形成一盘棋,合作共赢,而不是单打独斗。”他说。

校长张先虎来自甘肃张掖市最知名的高中——张掖二中,他在那里当了12年的副校长。

另外,覃章彪还认为,海南各个思源学校办得好,却只是一颗颗珍珠,没有成为一串项链,“为什么不打造海南思源这个品牌统一推向全国?”

2013年海南省又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思源实验学校建设的指导意见》,《意见》说, 24所思源实验学校的校长均为面向全国公开招聘的优秀校长,几年来为思源实验学校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各有关市县党委、政府和教育行政部门要全力支持校长们的工作,为他们发挥聪明才智提供良好的工作环境。

进入第6个年头的海南思源,已经成为海南基础教育的“标杆”学校。5年半的奋斗,留下一个个传奇故事的思源,树立口碑和品牌的同时,人们也在担心,“思源的成绩,是校长和老师用命拼出来的,到底能坚持多久?”

中新网海南频道致力成为全球华文公共舆论平台,全面真实独立反映舆论, 赋予网友平等的知情权和发言权。

24所思源学校已覆盖海南除海口、三亚和琼海等市县以外的地区,海口市教育局局长厉春参加了思源学校的评估工作,所看到的、感受到的思源,令他惊呼“狼来了”。海南有了思源校长这一群体,海口教育有了强劲的“竞争对手”,不进步或许就会被思源超越。

“海南教育真正的问题,在于学校的规范化管理。”张先虎大力推进思源的规范化管理,让“宿舍卫生有人管,活动有人管,学生的谈话谈心有人管,处处都有人管。”学校实行严格的坐班制,每个班配备班主任和2个副班主任,让老师几乎人人都是班主任,人人都去管理学生。

1、凡本网独家的所有文字、图片、美术设计和程 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新网海南频道所有,转载须注明来源中新网海南频道,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海南省已在15个市县建成了3期共24所思源实验学校。由于思源学校是全寄宿制学校,学校水电费成本较高,这个《意见》同时规定,“各市县每年应向思源实验学校提供不少于30万元水电费补贴,并列入本市县财政年度预算予以保障”。这一条有的市县已落实,但有的市县没有落实,或落实不足额。

“思源校长最需要的是尊重,是理解。”白沙黎族自治县思源校长杨锡平是湖南怀化人,高中化学特级教师,曾当了20年班主任,送走了9届高三毕业生。他当班主任时,给每个学生拍照摄像,开设班级日记,让学生写下每天的心情,写下未来的打算,高三毕业时,他会出其不意地拿出这一本本日记让学生分享,他是学生眼中难忘的那个优秀亲切可爱的班主任。

张先虎说,“基础教育最关键的问题其实是老师问题,尤其是老师的观念问题!而改变老师太不容易!”

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在2014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强调,要抓好贫困地区教育。治贫先治愚,扶贫先扶智,紧紧扭住教育这个脱贫致富的根本之策,保证贫困家庭孩子平等接受教育。从海南发端的教育扶贫移民工程——思源学校,已经不再是海南所独有,思源模式已走向全国。2014年12月11日,全国思源学校校长交流会在海口召开。来自江西、湖北、贵州、河南、湖南、安徽、四川、云南、河北、重庆和陕西的思源校长会聚在海南。

有一天,他去饭堂吃饭,一名小男生怯生生地走近他,问校长他被人欺负了怎么办?原来这名小男生被另一男生欺负,被迫用自己饭卡打饭给别人,还得端着给别人吃,如果不听话就挨揍。他立刻让班主任查那个男生的消费记录,果然那个欺负人的男生两周没刷卡吃饭。

“有的市县虽然没专门下文件,但当时绝大部分市县落实了这种做法。”一位思源校长说。只是随着时间流逝,人事更替,这份校长的办学自主权,渐渐弱了下来。“学校老师的进出不是校长能说了算。没有退出机制。”

2012年12月24日,张先虎说这是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日子,那天学校搬进新校舍,食堂未能正常开饭,师生喝的是矿泉水,吃的是面包。到了晚自习时间,十几位老师突然集体“消失”了。

这所2012年12月24日才搬进崭新校舍的第三期思源学校,已以高分通过“省级规范校”的评估验收。

“学生24小时住在这里,学校一个月的水电费就要5万元,但给的公用经费是一样的。”屯昌思源校长程时贵说,没有水电费补贴,这部分水电支出就要占去学校公用经费中的一大部分。

近6年时间,他屡次被家长和老师告状,采访他时,他毫不隐瞒地告诉记者他打过学生。

“人生为一大事来”,如果学校不能继续提升,工作的价值和意义在哪里?2015年1月9日,在海南思源校长的一次座谈会上,孙玄提出了一个词——“高原期”,他认为思源发展到今天,各方面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由此也进入到一个“高原期”,虽然思源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但想再往上提升,在现实境况下,难度很大!

“一告就查!”他说,5年多来,日日夜夜的操劳和辛苦,换来五指山思源成了当地最好的学校,可他做为校长,却总是不被人理解。

办学自主权包括干部人事聘任管理权和财务管理权等。屯昌在第一批思源学校开学两个月后的2009年11月14日专门下发了一个文件《屯昌思源实验学校校长办学自主权的暂行规定》,记者在屯昌的这份《规定》里看到,校长可以“自主聘任本校副校长,对考核不称职的给予解聘,并报县教育局备案;根据工作需要自主聘任中层管理人员,对考核不称职的给予解聘,并报县教育局备案。”

说起海南对教育的重视,对教育的投入,这是让全国招聘来的思源校长们非常惊叹的。“动辄上亿,这样的投入,相较于内地,是不可想像的。”他们认为,海南教育,硬件不差,就差在观念上。“基础教育的钱不缺,缺的是懂得使用钱的人。观念更新比较急迫。”

张先虎眼中这些“本应该去做的事情”,没想到却产生了阵阵风波。

好在张先虎的改革举动得到了琼中县委、县政府的支持,得到了琼中县教育局的支持。每周一次班主任培训,每周一次党员民主生活会,每周一次教学论坛研讨,每周日晚的班主任总结,每月一次的反思大会,民族思源得以大踏步前进!2014年中考,28个学生考上了省一级学校,平均分比上一年提高了40分。“迟早有一天会冲到前面。”

如此恃强凌弱,他很生气,把那个欺负人的男生叫到办公室问话,他拿扫把揍那男生的屁股,结果这孩子的家长到纪委去告他。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发布或转载后的两周内与本网联系,逾期均不受理。联系电话:0898-65306138

“琼中民族思源你一定要去看看”,“太漂亮了。”去过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第二所思源学校——民族思源学校的教育界专家,向记者这样表达赞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