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从保障房发展趋势来看

2019-02-27 12:22

四、建立以租为主的保障房供给体系。保障房的供给应根据住宅社会保障的力度、范围和特点来决定,同时提供什么种类的保障房也必须围绕社会住宅保障的根本目的来确定。建议保障房要以公租房和廉租房为主,限制发展产权型保障房,实行“以租为主”,限制“租转售”。改进保障房的监督考核,拓宽社会公众参与渠道,严格落实问责制,改变当前保障房建设指标行政分配方式,实行按需建设。同时根据情况发放租房补贴,压缩经济适用房,取消限价商品房可以成为今后保障房产品体系的研究和发展方向。建立健全财政保障机制,将保障房建设经费纳入财政预算。

三、适当扩大保障对象。目前的保障对象主要以户籍覆盖为中心,以城镇低收入住房困难群体为对象,这形成了既无力购买商品房又不能申购经适房等“夹心层”群体,同时把外地人和流动人口排除在住房保障体系之外,既拖延城市化进程,也制造新的制度歧视。建议打破制度藩篱,将城镇住房支付能力不足群体、过渡性需求群体和外来务工人口纳入到保障房对象范围。

一、明确政府为保障住房制度实行的唯一责任主体。保障城镇中低收入家庭住房困难群体的住房需求是服务型政府的职责所在,同时从保障房发展趋势来看,公共租赁型房屋极有可能成为保障房的主要形式,而公租房投资收益率低且周期长,难以引起社会资本的投资兴趣,因此无论是职责所在还是现实所需,政府必然是保障住房制度实行的唯一主体。主体责任体现在三个方面:

2.政府是建设与管理主体。由政府组织建设,负责监督施工情况、质量情况,并承担管理职责,明确与之无关的单位和机构不应参与住房保障体系,特别是要禁止各类企事业单位、高校院所以建公租房名义行福利分房之实,要让开发商退出配建保障房的责任,以避免开发商建设过程中存在的以次充好、偷工减料的建筑安全问题。

五、加强保障性住房的准入与退出机制的研究。科学的准入、退出机制是实现公平分配的关键,也是制度设计的难题,因此政府应以改革的思路去探索并完善相关制度设置。一是逐步建设完整的居民收入统计和住房信息统计系统,为准入与退出机制的设计与运行提供基础数据支撑;二是加强保障性住房申请、公示、分配等环节的透明度,并实行动态调整与持续跟踪,做到全过程公开;三是积极借鉴吸纳国外成功经验,譬如在准入门槛上制定一套测算房价支付能力的具体方法和参考标准,衡量人群的住房负担水平,来决定哪些人群可以有资格购买保障房;在退出机制上,实行政府回购、共有产权等多元方式的退出机制。

1.政府是资源要素供给主体。包括制定城镇住房保障发展规划和年度计划;加大资金投入力度、设立住房保障专款;优先供应保障性住房建设用地,建立基本保障性住房专项土地储备制度等。

3.政府是建设和谐社区的主体。政府应站在建设新型和谐城镇与社区的高度处理好保障性住房配套基础设施建设的升级和生活服务功能的配套,解决保障性住房“居住隔离”问题,防止贫困因素的代际转移,促进社会公平。

二、保障房实行封闭运行管理机制。保障性住房的各种乱象本质原因在于保障房体系与商品房体系交叉纵横,因此应严格区分保障性住房和商品房的不同属性。建议保障性住房应实行封闭运行管理机制,不得进入市场交易,严禁出租、转让、出借等行为。同时通过合同约定、信用管理、行政管理和法律手段等方式,建立一套行之有效、操作性强的管理机制,对住房保障的各个主体形成有效约束,以落实封闭运行制度。

住房保障体系建设是国家25个“十三五”规划前期研究重大课题之一。从1992年城镇住房制度改革以来,住房保障工作有成效但也存在不少问题,一方面是住房保障制度不够健全,对住房保障的性质和定位不清楚,住房保障政策缺乏系统性和稳定性;另一方面是保障性住房种类繁多,政策边界不清晰,特别是产权式保障住房由于可以上市交易获利,容易产生骗购、寻租等乱象,偏离了保障房制度设计的初衷,形成了新的制度上的不公平。因此建议,国家“十三五”规划应重视保障房制度的重新设计和完善,还原其保障的基本属性。具体提出以下几点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