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不放心老人照管孩子

2018-10-08 00:48

这里一度是该校学生王晴寄宿的地方。托管中心与常见的乡镇民宅没有太大区别,旁边分别是一家内衣店和一所幼儿园。王晴清楚地记得,自己住在第三层的女生寝室,以前,寝室共住着11个寄宿女生。

尽管女生私下试图抗议,但多名反映受猥亵的当事学生及家长表示,孩子以前并没把事情告诉家里。一名女生解释,这么做一方面是因为害怕,另一方面是与外地打工的父母相隔较远,平常有心事也不怎么与父母交流。

事实上,也正是教师的角色,让一些学生及家长对这家托管机构增添了信赖。

根据受访女童的反映,该举动至少包括猥亵,最早的一次可追溯到4年前。至于是否存在比猥亵更严重的情节、已承认遭不雅对待的女生人数,掌握信息的有关校领导、基层派出所不愿透露。

记者从平南县看守所获悉,谭家权已被警方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当中,警方未公布其涉嫌的罪名。

在广西平南县思旺镇,寄宿于当地某托管机构的多名留守女童近日指认,一名中学男教师长期对她们作出不雅举动。

厄运很快降临到王晴头上。王晴称,一次被盖被子的时候,这名男子的手伸进了她的被子里乱摸,我想反抗,但好害怕,跟见到了鬼一样。

穆进的孙女也有类似情况。她表示,孙女在思旺镇中心小学上学,此前常是她骑着摩托车送,孩子的父母在外打工。

在该小学周围1公里左右,大约有10家托管机构,有的还承诺可进行课外辅导。杨集作说,一些家长长期在外打工,又不放心老人照管孩子,便把学生送到托管机构,周末再回家与老人团聚。

班主任十分诧异。紧接着了解下来,其他年级、班级也有多名女生反映,在这家托管中心寄宿时遭遇了类似问题。

按王晴的说法,她认出这名男子就是谭家权。在该机构,谭家权有时住在女生寝室附近的屋子,晚上给女生盖被子并不需要走太远,托管中心有女老师的,其实,我们挺不乐意男老师进女生房间。

像多数留守儿童一样,王晴是爷爷奶奶带大的。多年以来,她的父亲一直在外打工,仅在过年、国庆长假时回家,每年,父女俩相处的时间不超过20天。

事情此后迅速发酵。穆进接到了孩子学校的教师电话,让其赶紧将孩子从托管中心领走。穆进感到不可思议:那个谭老师,长得挺斯文的,不像会做出这种事的人。

谭家权的另一个身份是思旺第二初级中学历史教师。谭家权曾经的一名学生回忆,他看起来还是蛮帅气的,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

谭家权也旋即被家长找到当面对质。他那时一直否认,说没有这回事。一名家长回忆,谭家权的家人也辩解称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发生。

但是,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不知原委的家长,再次将王晴转回了这家在亲戚看来还不错的托管中心。

天天托管中心后来成为一些孩子不愿提起的地方。近日,在家人在场的情况下,王晴向记者回忆了她的经历。

一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5月25日,思旺镇中心小学一名班主任与几名女生聊天,不知不觉叮嘱到了不要早恋的问题,这时,有个在天天托管中心的女生说我都被摸过了。

穆进告诉记者,孩子在托管机构遭猥亵则是最近发生的事,被指认的实施者也是谭家权。

王晴那年不到10岁。她说,类似的事情后来发生在她身上十几次,大多是夜里10点到12点之间,有时早晨起来发现下身出血。她一度不敢早睡了。

然而,将教师与校外托管机构隔离开来,正是教育主管部门一直努力工作的目标之一。今年3月,平南县教育局还下发通知,重申禁止在职干部、教师开办学生校外托管机构或在学生校外托管机构兼职,否则将视情节给予纪律处分。

被指认的男教师系该镇二中历史教师谭家权,涉案托管机构法定代表人是他的亲属。多名受访女童及家长称,谭家权日常亦在该机构照顾学生,不雅举动即发生在照顾期间,但实际上,教师开办、兼职托管机构是被当地教育部门所禁止的。

工商部门的资料显示,天天托管中心的法定代表人是谭升林。多名学生及其家长告诉记者,他们不常见到谭升林,不过,一个叫谭家权的男子经常在机构里照顾学生。

久而久之,穆进和老伴实在忙不过来,孙女便被送到了天天托管中心,一学期费用要2000多元,周围很多人都送去那儿。

王晴告诉记者,后来,她跟家长坚持说要换一家托管机构,我只说是觉得这家不好,没说究竟为什么。

一些寄宿女生开始给谭家权起难听的外号。有女生尝试晚上锁起寝室的门,不让外人进来,但事后受到了批评。

早先是亲戚推荐了这家托管中心,他们家小孩也住在这里。王晴告诉记者,她从家到镇上大约有1个小时的车程,只在3天一次的赶集日才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因此,刚上小学的她不得不住在托管中心。

王晴记得,当时负责接送自己及其他几名学生的,就是谭家权,而到了晚上,谭老师还会给我们盖被子,原先觉得他对人很好。

5月26日上午,思旺镇中心小学一名教师多次拨打110及该镇派出所电话报警。谭家权当天被警方带走。

王晴说,多年前的一个夜晚,她躺在床上准备入睡,这时看到一名男子走进寝室,在某女生的床铺躺下了,迟迟没有离开,盖被子也不该盖这么久。第二天早上,王晴看到女生起床时在哭。

并不知道这些的王晴,在低年级时即开始了托管中心的寄宿生活:机构负责她的一日三餐,负责接她上学放学,还负责晚上检查作业。

父母外出打工,子女寄宿托管,这几乎是小镇留守儿童的常态。思旺镇中心小学校长杨集作说,该小学目前有1978名学生,留守儿童大约七八百人,有的人参加午托,有的全托,都是他们自己选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