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自己动手

2018-09-10 16:02

3个多月的时间,张敬明没有上班,一心扑在造飞机上,“绝大部分是他自己动手操作的,我主要给他一些建议,做好焊接。”机械店老板说,从选材到制作,除了旋螺桨和机翼,是木匠帮他打造,飞机制作的每一个环节,张敬明都自己动手,那些细小复杂的电线线路也是他摸索着搭建的。“常常为了一颗螺丝,我得重新去西南商贸城买,很多时候我可能刚刚从那儿回来又要折回去。”在张敬明的记忆中,这种为了材料来回折腾的事已经不下40余次。

木螺旋桨、塑料小凳座椅、二手发动机、简单的铝管……这些东西在泸州小伙张敬明手中被组装起来,一辆简易飞机的基本骨架便呈现眼前。“我相信很多人小时候都有飞天梦。”张敬明说,为了实现自己的飞天梦,他自己动手,花费不到万元造出一辆飞机。

2013年,张敬明在河北保定上班。下班后,一同事说起唐山一转卖二手发动机市场,听得张敬明两眼发光。河北到保定,近400公里的路程,当天晚上,张敬明立即买上火车票往唐山赶,并在第二天成功淘得一个二手游艇发动机回到保定。

一次失败并没有令张敬明气馁,反而让他开始恶补关于造飞机的更全面系统的知识。“比如像我造的这种民用简易飞机,连带人的总重量是不能超过116kg的。”而在随后的工作生活中,除了补充学习知识,张敬明也在为下一次的造飞机收集材质做准备。不言放弃

泸州民航局局长漆会强介绍,由于飞机飞行是一个涉及公共安全的活动,根据相关法律法规,非经营性通用航空活动应在民航部门登记,经营性通用航空则应取得经营许可;另外,每次飞行前必须向空管部门申请,获准后才能起飞。“除非他做的是一个摆设性质的飞机。”此外,漆会强说,飞机制造者的还需要获得一系列审批,包括型号合格证、生产许可证、飞行适航证等多项审批。没有这些审批和许可证,那“飞天者”就涉嫌“非法飞行”。

思考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张敬明兴致勃勃地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我准备自己造一个飞机。”在电话里,他向父亲表达自己的意愿。“刚开始我父亲以为我只是要做模型飞机,没有在意,说你要做就做吧。”得知儿子要造真飞机,张父恼了,“你说你一个飞机起码要两个发动机来带,好贵好烧钱啊。”

父亲的反对令张敬明意识到,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从家人这边难以得到支持。在尚不能自食其力之前,他将造飞机一事暂搁,只是疯狂地在网上研究飞机制造的各种知识,尽可能多地加入自造飞机的论坛里,学习前辈的经验。

来自四川省通江县火炬村的28岁机电工罗金山的自造飞机,耗时8个月,花费4万多,自称没照搬前人图纸,全凭自己设计。在上海市奉贤区洪庙镇一间10平米见方的库房里,罗金山搜罗着可用的零件,遇到花费高昂的则自己动手打造,一架一人座简易飞机就这样诞生。

目前,张敬明的飞机机翼还未装好,他还在调整飞机的各个细节,等个好天气将机翼装好,就能试飞了。

泸州兆雅镇十字路口的一家机械店里,停放着一辆长约5m、高2.75m、还未装上机翼的简易飞机。在车来人往的街道上,路过的行人总会驻足看看这辆飞机,不时向店里老板询问道:“呦,老板,做飞机了嗦,洋气安!”每遇如此,店里老板会回应道:“我不会做,这是别人的。”

谈起为何造飞机,张敬明说,“我相信每个人小时候多多少少都有一个飞天梦。”而他的飞天梦的躁动始于2011年的夏天。大学专业是物业管理的张敬明当时在成都一家公司实习,“一天中午在食堂吃饭时,电视里在播放一个农民造飞机的故事。”这个故事带给张敬明极大的鼓舞,“一个农民都可以自己摸索造出飞机,我为什么不可以。”

现阶段的张敬明并没有一份正式的工作,造飞机的费用是从自己早前工作的工资里拿出来的,“大部分工资投入来造飞机,毕业3年了,说没有压力是不可能的”。对于这一次造的飞机,张敬明清楚地知道,“飞是能够飞起来,但飞远飞久不现实。”张敬明说,自己仍然把这次造的飞机当个实验,“未来有条件了,我会采用更好的材质重新再造一架飞机。”对于未来更长远的打算,他说希望自己能造飞机零部件。

和别的老人不同,71岁的金绍智有一个超炫的爱好:玩飞机。这架旋翼机,是他自己买材料、零件组装的,花了近10万元。平时一有空,他便开着自己那辆奇瑞牌轿车,拉着这架自制的飞机,在浙江各地寻找合适的场地试飞。这架飞机,最高能飞1000米。

这个价值3000多元的二手发动机,是张敬明造飞机部件中最贵的一个部件。结束在河北的工作后,张敬明千里迢迢将它带回了泸州老家,今年3月份,张敬明又将它从家里搬了出来。“拿出来时,家人肯定也怀疑,但是我没有伸手向他们要钱,他们说归说,我听了就过。”

虽然飞机已经初具模型,“飞天”好像就在眼前,但华西城市读本记者从泸州民航局了解到,事实上,要“飞天”甚至是自造飞机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是需要通过相关部门的层层审批的。

老板口中的别人,正是这辆飞机的主人张敬明,自今年3月份开始造飞机以来,张敬明所有的器材都是放在这家机械店里,除了在机械店方便自己完成焊接等工作外,家里人的反对令他不得不悄悄造飞机。

0荐闻榜

此前的青岛航海展上,68岁退休工程师陈文宣火了。他设计的水陆两栖飞机吸足眼球,怪异夸张的造型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陈文宣说:“国内自己做飞机的人很多,这块儿已经不新鲜了,但既能在陆地起飞也能在水上起飞的绝对是亮点。”

2012年毕业后,有了工作的张敬明开始用自己的工资造飞机。“飞机机身、机翼都装好了,但是太冲动,知识了解得不够全面。”张敬明第一次造的飞机,因为超重严重,最终没能飞起来。

尽管瞒着家里所有人,但女朋友还是从他怪异的忙碌中觉察出一些不对劲儿,“虽然反对,但是已经做到这份儿上,她也没再说什么。”从飞机的呈现来看,张敬明已经完成了飞机的大部分内容。目前,就只剩一对做好的机翼还未安装,张敬明说,整个飞机做下来加上人工费花了9000多元。自己现在还在调整飞机的螺丝等细节问题,待调整完成后,就可以装好机翼试飞,完成自己的一次飞天梦。

(《华西都市报》,